揣篇第七

  古之善用天下者,必量天下之權,而揣諸侯之情。量權不審,不知強弱輕重之稱;揣情不審,不知隱匿變化之動靜。
  何謂量權?曰:度于大小,謀于眾寡;稱貨財有無之數,料人民多少、饒乏,有余不足幾何?辨地形之險易,孰利孰害?謀慮孰長孰短?
  揆君臣之親疏,孰賢孰不肖?與賓客之智慧,孰多孰少?觀天時之禍福,孰吉孰兇?諸侯之交,孰用孰不用?百姓之心,孰安孰危?孰好孰憎?反側孰辨?能知此者,是謂量權。
  揣情者,必以其甚喜之時,往而極其欲也;其有欲也,不能隱其情。必以其甚懼之時,往而極其惡也;其有惡者,不能隱其情。情欲必出其變。感動而不知其變者,乃且錯其人勿與語,而更問其所親,知其所安。夫情變于內者,形見于外,故常必以其者而知其隱者,此所以謂測深探情。
  故計國事者,則當審權量;說人主,則當審揣情;謀慮情欲,必出于此。乃可貴,乃可賤;乃可重,乃可輕;乃可利,乃可害;乃可成,乃可??;其數一也。
  故雖有先王之道;圣智之謀,非揣情隱匿,無可索之。此謀之大本也,而說之法也。常有事于人,人莫能先,先事而生,此最難為。故曰:揣情最難守司。言必時其謀慮。故觀□飛蠕動,無不有利害,可以生事美。生事者,幾之勢也。此揣情飾言,成文章而后論之也。


譯文:
    所謂揣情,就是必須在對方最高興的時候,去加大他們的欲望,他們既然有欲望,廉潔無法按捺住實情;又必須在對方最恐懼的時候,去加重他們的恐懼,他們既然有害怕一心理,就不能隱瞞住實情。情欲必然要隨著事態的發展變化流露出秋。對那些已經受到感動之后,仍不網球有異常變化的人,就要改變游說對象,不要再對他說什么了,而應秘方向他所親近的人去游說,這樣就可以知道他安危不為所動的原因。那些感情從內部發生變化的人,必然要通過形態顯現于外表。所以我們常常要通過顯露出來的表面現象,來了解那些隱藏在內部的真情。這就是所說的“測深揣情”。
    所以謀劃國家大事的人,就應當詳細衡量本國的各方面力量;游說他國的君主的人,則應當全面揣測別國君主的想法,避其所短,從其所長。所有的謀劃、想法、情緒及欲望都必須以這里為出發點。只有這樣做了,才肥得心應手地鼾各種問題和對付各色人物??梢宰鹁?,也可以輕視;可以施利,也可雙行害;可以成全,也可以敗壞,其使用的辦法都是一致的。所以雖然有古代先王的德行,有圣人的高超的智謀,不揣度透徹的基礎和游說的通用法則。人們對某些事情常常感到突然,是因為不能事先預見。能在事情發生之前就預見的,這是最難的。因此說:“揣情,最難把握”。游說活動必須深謀遠慮的選擇時機。過去我們看到昆蟲蠕動,都與自己的利益相關,因此才發生變化。而任何事情在剛剛產生之時,都呈現一種微小的態勢。這種揣情,需要借助漂亮的言辭或文章而后才能進行游說應用。
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?

Copyright © 2017-2020 bbin波音館 - 免費試玩 版權所有

辽宁12辽宁11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