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在宥》四

    云將東游,過扶搖之枝而適遭鴻蒙。鴻蒙方將拊脾雀躍而游。云將見之,倘然止,贄然立,曰:“叟何人邪?叟何為此?”鴻蒙拊脾雀躍不輟,對云將曰:“游!”云將曰:“朕愿有問也。”鴻蒙仰而視云將曰:“吁!”云將曰:“天氣不和,地氣郁結,六氣不調,四時不節。今我愿合六氣之精以育群生,為之奈何?”鴻蒙拊脾掉頭曰:“吾弗知!吾弗知!”云將不得問。

    又三年,東游,過有宋之野而適遭鴻蒙。云將不喜,行趨而進曰:“天忘朕邪?天忘朕邪?”再拜稽首,愿聞于鴻蒙。鴻蒙曰:“浮游,不知所求;猖狂,不知所往。游者鞅掌,以觀無妄。朕又何知!”云將曰:“朕也自以為猖狂,而民隨予所往;朕也不得已于民,今則民之放也。愿聞一言。”

    鴻蒙曰:“亂天之經,逆物之情,玄天弗成;解獸之群,而鳥皆夜鳴;災及草木,禍及止蟲,意,治人之過也!”云將曰:“然則吾奈何?”鴻蒙曰:“意,毒哉!僊僊乎歸矣。”云將曰:“吾遇天難,愿聞一言。”

    鴻蒙曰:“心養。汝徒處無為,而物自化。墮爾形體,吐爾聰明,倫與物忘,大同乎涬溟,解心釋神,莫然無魂。萬物云云,各復其根,各復其根而不知;渾渾沌沌,終身不離;若彼知之,乃是離之。無問其名,無其情,物固自生。”云將曰:“天降朕以德,示朕以默;躬身求之,乃今也得。”再拜稽首,起辭而行。


譯文

    云將到東方巡游,經過神木扶搖的枝旁恰巧遇上了鴻蒙。鴻蒙正拍著大腿像雀兒一樣跳躍游樂。云將見鴻蒙那般模樣,驚疑地停下來,紋絲不動地站著,說:“老先生是什么人呀!你老先生為什么這般動作?”鴻蒙拍著大腿不停地跳躍,對云將說:“自在地游樂!”云將說:“我想向你請教。”鴻蒙抬起頭來看了看云將道:“哎!”云將說:“天上之氣不和諧,地上之氣郁結了,陰、陽、風、雨、晦、明六氣不調和,四時變化不合節令。如今我希望調諧六氣之精華來養育眾生靈,對此將怎么辦?”鴻蒙拍著大腿掉過頭去,說:“我不知道!我不知道!”云將得不到回答。

    過了三年,云將再次到東方巡游,經過宋國的原野恰巧又遇到了鴻蒙。云將大喜,快步來到近前說:“你老先生忘記了我嗎?你老先生忘記了我嗎?”叩頭至地行了大禮,希望得到鴻蒙的指教。鴻蒙說:“自由自在地遨游,不知道追求什么;漫不經心地隨意活動,不知道往哪里去。游樂人紛紛攘攘,觀賞那絕無虛假的情景;我又能知道什么!”云將說:“我自以為能夠隨心地活動,人民也都跟著我走;我不得已而對人民有所親近,如今卻為人民所效仿。我希望能聆聽您的一言教誨。”

    鴻蒙說:“擾亂自然的常規,違背事物的真情,整個自然的變化不能順應形成。離散群居的野獸,飛翔的鳥兒都夜鳴,災害波及草木,禍患波及昆蟲。唉,這都是治理天下的過錯!”云將問:“這樣,那么我將怎么辦?”鴻蒙說:“唉,你受到的毒害實在太深??!你還是就這么回去吧。”云將說:“我遇見你實在不容易,懇切希望能聽到你的指教。”

    鴻蒙說:“唉!修身養性。你只須處心于無為之境,萬物會自然地有所變化。忘卻你的形體,廢棄你的智慧,讓倫理和萬物一塊兒遺忘?;焱诿C5淖匀恢畾?,解除思慮釋放精神,像死灰一樣木然地沒有魂靈。萬物紛雜繁多,全都各自回歸本性,各自回歸本性卻是出自無心,渾然無知保持本真,終身不得背違;假如有所感知,就是背離本真。不要詢問它們的名稱,不要窺測它們的實情,萬物本是自然地生長。”云將說:“你把對待外物和對待自我的要領傳授給我,你把清心寂神的方法曉諭給我;我親身探求大道,如今方才有所領悟。”叩頭至地再次行了大禮,起身告別而去。
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?

Copyright © 2017-2020 bbin波音館 - 免費試玩 版權所有

辽宁12辽宁11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