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天地》三

    黃帝游乎赤水之北,登乎昆侖之丘而南望,還歸,遺其玄珠。使知索之而不得,使離朱索之而不得,使喫詬索之而不得也,乃使象罔,象罔得之。黃帝曰:“異哉!象罔乃可以得之乎?”

    堯之師曰許由,許由之師曰齧缺,齧缺之師曰王倪,王倪之師曰被衣。

    堯問于許由曰:“齧缺可以配天乎?吾藉王倪以要之”。許由曰:“殆哉圾乎天下!齧缺之為人也,聰明叡知,給數以敏,其性過人,而又乃以人受天。彼審乎禁過,而不知過之所由生。與之配天乎?彼且乘人而無天。方且本身而異形,方且尊知而火馳,方且為緒使,方且為物絯,方且四顧而物應,方且應眾宜,方且與物化而未始有恒。夫何足以配天乎?雖然,有族,有祖,可以為眾父,而不可以為眾父父。治,亂之率也,北面之禍也,南面之賊也。”

    堯觀乎華。華封人曰:“嘻,圣人!請祝圣人。”“使圣人壽。”堯曰:“辭。”“使圣人富。”堯曰:“辭。”“使圣人多男子。”堯曰:“辭。”封人曰:“壽、富、多男子,人之所欲也。女獨不欲,何邪?”堯曰:“多男子則多懼,富則多事,壽則多辱。是三者,非所以養德也,故辭。”

    封人曰:“始也我以女為圣人邪,今然君子也。天生萬民,必授之職。多男子而授之職,則何懼之有!富而使人分之,則何事之有!夫圣人,鶉居而食,鳥行而無彰;天下有道,則與物皆昌;天下無道,則修德就閑;千歲厭世,去而上僊;乘彼白云,至于帝鄉;三患莫至,身常無殃;則何辱之有!”封人去之。堯隨之,曰:“請問。”封人曰:“退已!”


譯文

    堯的老師叫許由,許由的老師叫齧缺,齧缺的老師叫王倪,王倪的老師叫被衣。

    堯問許由說:“齧缺可以做天子嗎?我想借助于他的老師來請他做天子。”許由說:“恐怕天下也就危險了!齧缺這個人的為人,耳聰目明智慧超群,行動辦事快捷機敏,他天賦過人,而且竟然用人為的心智去對應并調合自然的稟賦。他明了該怎樣禁止過失,不過他并不知曉過失產生的原因。讓他做天子嗎?他將借助于人為而拋棄天然,將會把自身看作萬物歸向的中心而著意改變萬物固有的形跡,將會尊崇才智而急急忙忙地為求知和馭物奔走馳逐,將會被細末的瑣事所役使,將會被外物所拘束,將會環顧四方,目不暇接地跟外物應接,將會應接萬物而又奢求處處合宜,將會參預萬物的變化而從不曾有什么定準。那樣的人怎么能夠做天子呢?雖然這樣,有了同族人的聚集,就會有一個全族的先祖;可以成為一方百姓的統領,卻不能成為諸方統領的君主。治理天下,必將是天下大亂的先導,這就是臣子的災害,國君的禍根。”

    堯在華巡視。華地守護封疆的人說:“啊,圣人!請讓我為圣人祝愿吧。”“祝愿圣人長壽。”堯說:“用不著。”“祝愿圣人富有。”堯說:“用不著。”“祝愿圣人多男兒。”堯說:“用不著。”守護封疆的人說:“壽延、富有和多男兒,這是人們都想得到的。你偏偏不希望得到,是為什么呢?”堯說:“多個男孩子就多了一層憂懼,多財物就多出了麻煩,壽命長就會多受些困辱。這三個方面都無助于培養無為的觀念和德行,所以我謝絕你對我的祝愿。”

    守護封疆的人說:“起初我把你看作圣人呢,如今竟然是個君子。蒼天讓萬民降生人間,必定會授給他一定的差事。男孩子多而授給他們的差事也就一定很多,有什么可憂懼的!富有了就把財物分給眾人,有什么麻煩的!圣人總是象鵪鶉一樣隨遇而安、居無常處,象待哺雛鳥一樣覓食無心,就像鳥兒在空中飛行不留下一點蹤跡;天下太平,就跟萬物一同昌盛;天下紛亂,就修身養性趨就閑暇;壽延千年而厭惡活在世上,便離開人世而升天成仙;駕馭那朵朵白云,去到天與地交接的地方;壽延、富有、多男孩子所導致的多辱、多事、多懼都不會降臨于我,身體也不會遭殃;那么還會有什么屈辱呢!”守護封疆的人離開了堯,堯卻跟在他的后面,說:“希望能得到你的指教。”守護封疆的人說:“你還是回去吧!”
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?

Copyright © 2017-2020 bbin波音館 - 免費試玩 版權所有

辽宁12辽宁11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