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則陽》五

    蘧伯玉行年六十而六十化,未嘗不始于是之而卒詘之以非也,未知今之所謂是之非五十九非也。萬物有乎生而莫見其根,有乎出而莫見其門。人皆尊其知之所知,而莫知恃其知之所不知而后知,可不謂大疑乎!已乎已乎!且無所逃,此所謂然與,然乎?

    仲尼問于太史大弢、伯常騫、狶韋曰:“夫衛靈公飲酒湛樂,不聽國家之政,田獵畢弋,不應諸侯之際;其所以為靈公者何邪?”大弢曰:“是因是也。”伯常騫曰:“夫靈公有妻三人,同濫而浴。史奉御而進所,搏幣而扶翼。其慢若彼之甚也,見賢人若此其肅也,是其所以為靈公也。”狶韋曰:“夫靈公也死,卜葬于故墓不吉,卜葬于沙丘而吉。掘之數仞,得石槨焉,洗而視之,有銘焉,曰:‘不馮其子,靈公奪而里之。’夫靈公之為靈也久矣,之二人何足以識之!”


譯文

    蘧伯玉活了六十歲而六十年來隨年變化與日俱新,何嘗不是年初時認為是對的而年終時又轉過來認為是錯的,不知道現今所認為是對的又不是五十九歲時認為是錯的。萬物有其產生卻看不見它的本根,有其出現卻尋不見它的門徑。人人都尊崇自己的才智所了解的知識,卻不懂得憑借自己才智所不知道而后知道的知識,這能不算是最大的疑惑嗎?算了吧算了吧!沒有什么辦法可以逃避這樣的情況。這就是所謂對嗎,真正的對嗎?

    孔子向太史大弢、伯常騫、狶韋請教:“衛靈公飲酒作樂荒淫無度,不愿處理國家政務;經常出外張網打獵射殺飛鳥,又不參與諸侯間的交往與盟會;他死之后為什么還追謚為靈公呢?”大弢說:“這樣的謚號就是因為他具有這樣的德行。”伯常騫說:“那時候衛靈公有三個妻子,他們在一個盆池里洗澡。衛國的賢臣史奉召進到衛靈公的寓所,只得急忙接過衣裳來相互幫助遮掩。他對待大臣是多么的傲慢,而他對賢人又是如此的肅敬,這就是他死后追謚為靈公的原因。”狶韋則說:“當年衛靈公死了,占卜問葬說是葬在原墓地不吉利,而葬在沙丘上就能吉利。于是挖掘沙丘數丈,發現有一石制外棺,洗去泥土一看,上面還刻有一段文字,說:‘不靠子孫,靈公將得此為冢。’靈公被叫做‘靈’看來已經很久很久了,大弢和伯常騫怎么能夠知道!”
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?

Copyright © 2017-2020 bbin波音館 - 免費試玩 版權所有

辽宁12辽宁11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