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寓言》二

    曾子再仕而心再化,曰:“吾及親仕,三釜而心樂;后仕,三千鐘而不洎,吾心悲。”弟子問于仲尼曰:“若參者,可謂無所縣其罪乎?”曰:“既已縣矣。夫無所縣者,可以有哀乎?彼視三釜三千鐘,如觀雀蚊虻相過乎前也。”

    顏成子游謂東郭子綦曰:“自吾聞子之言,一年而野,二年而從,三年而通,四年而物,五年而來,六年而鬼入,七年而天成,八年而不知死、不知生,九年而大妙。”

    “生有為,死也,勸公。以其死也,有自也;而生陽也,無自也。而果然乎?惡乎其所適?惡乎其所不適?天有歷數,地有人據,吾惡乎求之?莫知其所終,若之何其無命也?莫知其所始,若之何其有命也?有以相應也,若之何其無鬼邪?無以相應也,若之何其有鬼邪?”


譯文

    曾參第二次出來做官內心感情較前一次又有了變化,說:“我當年做官雙親在世,三釜微薄的俸祿也令人感到快樂;自那以后再次做官,三千鐘的豐厚俸祿也趕不上贍養雙親了,所以我心里很悲傷。”孔子的弟子問孔子:“像曾參這樣至孝的人,可以說是沒有牽掛俸祿的過錯吧?”孔子說:“曾參的心思已經跟俸祿聯系起來了。如果內心沒有牽掛,會出現悲傷的感情嗎?對待俸祿心無所系的人他們看待三釜乃至三千鐘,就像是看待雀兒和蚊虻從眼前飛過一樣。”

    顏成子游對東郭子綦說:“自從我聽了你的談話,一年之后就返歸質樸,兩年之后就順從世俗,三年豁然貫通,四年與物混同,五年神情自得,六年靈會神悟,七年融于自然,八年就忘卻生死,九年之后便達到了玄妙的境界。”

    東郭子綦說:“生前馳逐外物恣意妄為,必然要走向死亡,勸誡人們事事求取平正。生命的終結,有它一定的原因;可是生命的產生卻是感于陽氣,并沒有什么顯明的跡象。你果真能夠這樣認識人的生與死嗎?那么生與死何處算是適宜?又何處不算適宜呢?天有日月星辰和節氣的變化,地有人們居住區域和寓所的劃分,我又去哪里追求什么呢?沒有人能夠真正懂得生命的歸向與終了,怎么能說沒有命運安排?沒有人能夠真正懂得生命的起始與形成,又怎么能說存在命運的安排?有時候可以跟外物形成相應的感召,怎么能說沒有鬼神主使呢?有時候又不能跟外物形成相應的感召,又怎么能說是存在鬼神的驅遣呢?”

上一章 返回目錄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?

Copyright © 2017-2020 bbin波音館 - 免費試玩 版權所有

辽宁12辽宁11选五走势图